• 母难月

    母难月

    爸爸十六岁那年从嘉义跑到九份附近的矿区工作。十六岁还不能进矿坑,所以在炼金工厂当小工。他发现工厂里有一个年长的女工几乎每天以泪洗面,于是善意地问人家出了什么事,那

  • 没有多少幸福经得起计算

    没有多少幸福经得起计算

    痛苦不是寒流,不会来了就走;痛苦也不是饥饿,不会吃了饭就好;更不是创可贴,不会贴上就伤愈。我曾经最爱的那个人,用银两可以计算出来么?就算能计算出来,又怎么付得起?

  • 伯乐走了靠自己

    伯乐走了靠自己

    自从知道顶头上司可能跳槽的消息,谢小雨开始烦躁不安。上司不仅是他的伯乐,更是他的职业榜样。毕业那年,谢小雨从众多应试者中脱颖而出,就是上司点名要的他。经过上司的指

  • 小镇出来的孩子

    小镇出来的孩子

    母亲对我说,你差一点点就是上海人。那是1982年的7月,母亲在小镇的卫生院上班,离预产期尚有三周。外公外婆早早预订了上海“一妇婴”的产房。那天,父亲的朋友送来一串“六月黄

  • 许你一诺言千年不变

    许你一诺言千年不变

    迷茫中,记忆深处,唯一还在,也只能悄声化雨,轰轰烈烈后,却只是残花败叶;迷惑中,脑海深处,唯一还在,也只能似枫凌舞,金红灿烂后,却只是干枯浮叶;迷惘中,人海深处,

  • 我的父亲

    我的父亲

    要写我父亲,是有点不知从何下笔的。读书的时候,关于父亲、的话题作文,是我一直以来的一道难题。而我作文里的那个“父亲”,大概也就是我梦想的一部分了。当我学会“父亲”

  • 首页 1 末页 16